当前位置: 新蓝网教育频道>> 教育新闻>> 国内>> 正文

父亲早逝母亲拉扯儿女 诚信姐弟担起15万债务

2014-02-08 14:41:13 长江日报我要评论
字号:T|T
[导读] 阮萌上大学时,几乎全靠自己勤工俭学读完学业,最后她还从有限的伙食费中攒下了700元学费,另外去读会计专业。阮萌现在孝感的一家制药企业工作,她总是跟妈妈讲:我要再多读点书,多攒点钱,好让家里过得更好一些。

昨日,杨玉芳和阮成母子俩依偎在一起看电视,这也是他们过年唯一的娱乐节目 记者彭仲 摄

“儿子过年回家将省吃俭用留下的7000元钱交给我,说是用来还债的。”昨日,在黄陂区前川街顺河村阮家大湾的一农户家中,身患乳腺癌的杨玉芳正和儿子阮成商量,如何将家中欠下的15万元债务慢慢还清,而女儿阮萌在前两天已赶回孝感的公司上班挣钱去了。

“现在借外人的1.5万元已经还了1万2,剩下的债这几年也要想办法慢慢还清。”今年过年期间,杨玉芳和儿女们一起做好了还款计划,50岁的杨玉芳歉疚地告诉记者:亲戚朋友们在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们,他们的家境也不好,这些钱一定要还。

夫妻相继患病欠下15万元债务

1997年,阮观祥、杨玉芳带着几年在外打工的积蓄回乡盖房,不料房子才刚刚起了个毛坯,33岁的阮观祥就患了直肠癌。1999年去世时,因看病欠下了近8万元的债务。

为了把一双儿女抚养成人,杨玉芳独自挑起了生活的重担。她先是在工地上当小工,每天拎着几十斤重的灰桶给泥瓦匠打下手,一个月的收入还不到600元;后来有朋友看她实在辛苦,就请她去中巴上当售票员;后来中巴车停运,杨玉芳又回到村里附近的水泥制品厂当搬运工……

儿子阮成回忆:以前妈妈每天凌晨3时多就离开家出去打工,晚上8时以后才会回家,平时很难和妈妈见上一面。为了供我们上学的生活费,妈妈每餐就吃白饭加一点豆瓣酱。

在妈妈的努力和亲戚们的帮助下,阮萌、阮成慢慢长大成人,阮萌考上了湖北中医学院,如今在孝感的一家制药企业工作;阮成高三毕业后就到市内打工,现在一个工地当电焊工。

正当一家三口以为从此会过上幸福的日子,2011年9月,杨玉芳却被查出患上乳腺癌。正在汉口打工的阮成听到消息,揣着仅有的100多元钱赶回家中照顾母亲。而住院、手术、化疗,在新农合报销了部分医疗费用后,杨玉芳一家又欠下了7万元债务。

面对前后15万元的债务,失去劳动能力的杨玉芳发愁不已。阮萌、阮成却宽慰妈妈:没关系,我们都长大了,这欠下的钱我们一起来还。

再苦再难也要还钱

杨成祥5000元,杨青2000元,……给丈夫和自己治病所借的钱,杨玉芳一笔一笔地记在脑里。她和丈夫分别都有5个兄弟姐妹,全靠了这些兄弟姐妹和远房亲戚朋友的慷慨相助,她才能撑到今天。“自家兄弟姐妹的钱可以缓一缓,但借外人的钱一定要先还清!”尽管要抚育一双儿女,但杨玉芳硬是先还了1.2万元的外债。

记者昨日在这个简陋的农家看到,家中所有的家具都是杨玉芳夫家、娘家的兄弟姐妹送来的。

阮萌、阮成姐弟俩要远比同龄的孩子早熟懂事。杨玉芳含泪告诉记者:老公走的时候,两个孩子才11岁和10岁,为了能供孩子们上学,我一直在外面打工,从来没有给他们送过一餐饭。过年过生日他们也从来没有找我要过礼物、压岁钱。平时穿的衣服也是亲戚朋友送来的旧衣服。由于每个月生活费有限,姐弟俩上学时到食堂买饭菜总是拣最便宜的买,然后躲开同学在一边去吃。

阮萌上大学时,几乎全靠自己勤工俭学读完学业,最后她还从有限的伙食费中攒下了700元学费,另外去读会计专业。阮萌现在孝感的一家制药企业工作,她总是跟妈妈讲:我要再多读点书,多攒点钱,好让家里过得更好一些。

不善言辞的小阮告诉记者:原来当学徒,工资只能管自己的生活,现在当上了正式的电焊工,钱比以前要多些,工地上包两餐饭,自己几乎没有其他的开销,可以多攒点钱给妈妈还债。

“其实我们兄弟姐妹从来都没有说过要大嫂还钱,但她却总是念念不忘。”跟杨玉芳做了20多年妯娌的谢丽芳告诉记者:大嫂是个既坚强又要强的人。(实习编辑 付中正)